<code id='ug72'><strong id='ug72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dl id='ug72'></dl>

      1. <tr id='ug72'><strong id='ug72'></strong><small id='ug72'></small><button id='ug72'></button><li id='ug72'><noscript id='ug72'><big id='ug72'></big><dt id='ug7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ug72'><table id='ug72'><blockquote id='ug72'><tbody id='ug7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ug72'></u><kbd id='ug72'><kbd id='ug72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i id='ug72'></i>
        <ins id='ug72'></ins>
        <i id='ug72'><div id='ug72'><ins id='ug72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3. <span id='ug72'></span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ug72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ug72'><em id='ug72'></em><td id='ug72'><div id='ug7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ug72'><big id='ug72'><big id='ug72'></big><legend id='ug7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蓮花墳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9
            • 来源:草莓成视频人app免费下载_草莓成视频人app污片_草莓成视频人app下载

              風水先生來到小河村的時候,有意無間地在村東頭那片大池塘邊停留瞭一會兒,然後才隨著李大哥走進瞭傢門。

              李大哥是個小商販,常年在外面跑,所以才能找到距離自己村一百多裡的這個風水先生,據說他道行較深。而李大哥找這個風水先生來的主要目的,就是替他九十多歲的老母親選一塊風水寶地,畢竟她年事已高,指不定什麼時候就要駕鶴西去,把後事要用的東西提前準備一些總是要的,尤其是壽材和葬地這些主要的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李大哥把風水先生領進瞭傢門,跟她的老婆和老母親隆重地介紹瞭一下風水先生,她們也表示出友好來,讓坐,端茶,農村人的禮數都做到瞭。尤其是李大哥的老母親,一聽說這風水先生之前的輝煌事跡,樂得簡直合不攏嘴。一般人肯定很奇怪,這風水先生的到來,是為瞭幫李大哥的老母親找一塊下葬之處,這應該是一個嚴肅而且帶傷感的話題,為什麼她會非常高興呢?

              因為在農村,絕大部分人都信鬼神一說,不僅是紅白喜事這樣的大事,小到建個牛欄搭個豬圈,都要看日子,凡事圖個吉利嘛。而一個傢裡如果有一個老人故去,葬在瞭一塊風水寶地,至少能庇佑一代人,而有些葬的地方極好的,能讓這一傢子幾代人富貴平安。子孫富貴瞭,就有足夠多的時間和錢財去孝敬老人瞭,哪怕是那些已經故去的人,當然對先人們的孝敬,就是祭祀之類的活動瞭。而且作為一個傢裡的老人,大都疼愛後輩,如果因為其葬得一塊好地而使得一傢子過得好,一般人都是非常高興的。

              午飯後李大哥就要走瞭,仍舊去鄰縣進一批貨,臨走前他告訴風水先生,“大師先在我傢住下來,要吃什麼喝什麼隻管跟我老婆說,我傢雖不富裕,但吃穿方面絕不吝嗇。另外選地一事是大事,馬虎不得,須得跑許多地方,還得比較一番,才有結論。我們並不著急,所以請大師您慢慢看,直到選到一塊好的地方為止,住多長時間我們都不介意,事後價錢方面我們也好說,隻要大師幫我們選一塊真正的好地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李大哥走後,他的老婆李大嬸一邊收拾碗筷,一邊同風水先生聊天,之後還帶風水先生出門去熟悉村子各處地勢和路徑,大致轉瞭幾圈以後,李大嬸繼續回來做傢務,而風水先生獨自在外面轉悠著。

              實際上自李大嬸回傢以後,風水先生又迅速走到村東頭那口池塘邊上去,當然不是欣賞景物,已是初冬,池塘裡沒有一朵蓮花,隻有許多黃褐色的蓮桿子和或黃或綠的蓮葉,當然數量也極少,畢竟也快到瞭收獲蓮藕的季節,池塘裡剩下的這些,隻是茍延殘喘罷瞭。

              在那些稀稀落落的蓮桿之間,風水先生的目光在那裡遲遲不移動。

              有路人經過,看到風水先生有些癡迷的模樣,好奇地過來看,但他們看到的,隻是十來株快要爛在池塘裡的蓮桿而已,當然還有一些枯黃的蓮葉,以及昏黃的水,池塘裡的水基本不怎麼流動,自然比不上河流小溪裡的清澈。見偶爾有人會湊過來看,風水先生又信步走到其它地方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晚飯時,李大哥沒有回傢,而他的兩個孩子都在外地讀書,因此飯桌上就是李大嬸婆媳兩人再加上風水先生。李大嬸簡直地問瞭一下尋找的情況,風水先生隻是說:“還得再看看。”李大嬸表示支持,說:“大師慢慢看,我們不急。”

              之後的幾天,李大哥一直沒有回傢,而風水先生的尋找似乎也沒個結果,而且他每次出去看地的時候,似乎有些漫不經心。李大嬸有些疑心,漸漸註意起來,她還發現瞭另外一件事,這風水先生每天晚上都會在她們婆媳兩人熟睡以後,偷偷起來,過瞭很久才輕輕悄悄地回來,繼續睡覺,第二天繼續起床,吃完飯後再去看地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晚上,李大嬸晚飯後炒瞭一大菜碗南瓜子,招呼風水先生吃,說:“這農村沒有什麼娛樂活動,晚飯後到睡覺前的時間可能會比較無聊,你沒事時就剝剝瓜子吃,打發一下時間吧。”順便還問瞭看地的情況,見風水先生沒有明確的回答,她也不甚為意。

              半夜時分,李大嬸像往常一樣,聽到屋裡有動靜,知道是風水先生悄悄起床瞭,於是她也趕緊起瞭床,偷偷跟著他出瞭門。為瞭防止風水先生發現她的跟蹤,她距離他極遠,有時候根本沒有看到他的身影,但地上留著零零散散的瓜子殼,明確地指示瞭他去往何方。

              村東頭那口池塘邊。

              月色很好,在池塘的水面投下一片一片的碎光,李大嬸盡量地不出聲,看到風水先生癡迷地望著池塘中的一處,亦忍不住遠遠望去,但什麼奇怪的地方也沒有發現。

             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,風水先生一邊從口袋裡掏著南瓜子嗑,一邊極有耐心地等待著什麼,夜色澄凈,月光如同覆地的輕紗。就在這裡,池塘裡,一直被風水先生註視的那個地方,緩緩升起一大團白色的東西,躲在暗處的李大嬸,睜大瞭眼睛。

              那團白色的東西開始變化瞭,像是在放大一般,但因為隔得遠,那東西的顏色又是白的,而這一晚上的月色太過皎潔,李大嬸沒有看清那是什麼東西。她實在忍不住瞭,慢慢悄悄地走上前去,終於發現,池塘中有一個巨大的蓮朵,而此時它還在努力綻放著,許多片潔白的花瓣慢吞吞四下張開。李大嬸粗略地估計瞭一下,那朵蓮花可能有傢裡的簸箕那麼大。

              她生平沒有見過如此怪異的事,環顧四周,茫茫夜色,她甚至覺得一切都是夢境。她忍不住又向前走瞭幾步,但正是因為這幾步,使得風水先生發現瞭她的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風水先生滿臉驚慌,“你怎麼來瞭?”

              李大嬸本來有許多疑問,但怒於風水先生隱瞞某些事情,她故意臉看瞭一下池塘裡的那朵蓮花,一邊反問道:“你又為什麼在這裡?”

              風水先生料想李大嬸的跟蹤不隻是今晚,也猜測她已經知道瞭那個秘密——這個池塘有一處天然葬穴,是百年不遇的,因此能出現夜半出蓮花的盛世之景。他說:“沒有錯,這裡就是一處風水寶地,而且是我生平沒有見過的好地。”

              李大嬸這才明白瞭事情的原由,她笑起來,“你隱瞞得如此深,現在被我發現瞭,你對此有什麼說的?”

              風水先生站起來,走到池塘邊,“我不打算說什麼,因為這地是我看到的,我並不想讓別人知道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李大嬸說:“可是,現在我已經看到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風水先生竟然往那蓮花裡一跳,他說:“我生平僅見如此奇絕之地,怎麼能讓別人得到它?哈哈哈,我不會把它讓給任何人。現在我自葬這蓮花裡,以後我的子孫們世代富足安樂,比我當風水先生不強多瞭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風水先生的話漸漸變弱瞭,因為那朵巨大蓮花正緩緩合攏,待合成一枝花骨朵時,它又一點點移向水下去,直到完全消失在水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