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4lwwz'><strong id='4lwwz'></strong><small id='4lwwz'></small><button id='4lwwz'></button><li id='4lwwz'><noscript id='4lwwz'><big id='4lwwz'></big><dt id='4lwwz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4lwwz'><table id='4lwwz'><blockquote id='4lwwz'><tbody id='4lwwz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4lwwz'></u><kbd id='4lwwz'><kbd id='4lwwz'></kbd></kbd>

    <ins id='4lwwz'></ins>
    <span id='4lwwz'></span>

    <code id='4lwwz'><strong id='4lwwz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fieldset id='4lwwz'></fieldset>

      <i id='4lwwz'></i>

        1. <dl id='4lwwz'></dl>

            <i id='4lwwz'><div id='4lwwz'><ins id='4lwwz'></ins></div></i><acronym id='4lwwz'><em id='4lwwz'></em><td id='4lwwz'><div id='4lwwz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4lwwz'><big id='4lwwz'><big id='4lwwz'></big><legend id='4lwwz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1. 滲血的蠟像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            • 来源:草莓成视频人app免费下载_草莓成视频人app污片_草莓成视频人app下载

            羅雅蘭是在早晨七點左右時,被姐夫志偉的電話吵醒的。她拾起聽筒,迷迷糊糊地問是誰時,姐夫急促的聲音立刻讓她全無睡意。雅蘭,你姐姐在你那裡嗎?

            沒有啊,雅君沒到我這裡來。羅雅蘭趕緊回答。

            哦,雅君昨天和我吵瞭架,一氣之下摔門就走。我以為她消瞭氣就會回來,可到瞭現在,她都不知道去瞭哪裡。我還以為她在你這裡呢,要是你見著她,趕緊叫她回傢。姐夫絮絮叨叨地說著。

            羅雅蘭覺得頭有點暈,她鎮定瞭一下後,惡狠狠地沖電話裡說:要是姐姐出瞭什麼事,我可跟你沒完!

            羅雅蘭略施粉黛,花瞭個淡淡的職業妝,穿瞭一件米色的高領毛衣,外面披上瞭一套黑色的短風衣出瞭門。她騎瞭一輛木蘭車,沒有戴頭盔,長發隨著掠過的風向後飄去,別提多拉風瞭。她騎車的速度不算快,這也正好可以吸引更多人的回頭率。不過,看她這麼漂亮的模樣,誰都猜不到她的職業。

            羅雅蘭是美術學院畢業的,主修的雕塑。不過這年頭,學雕塑的並不好找到工作,無奈之下,她隻好屈身與本市新建的蠟像館中。說起做蠟像,實在是比雕塑簡單瞭很多。羅雅蘭最擅長的就是根據看過的恐怖片,將裡面的恐怖形象做成蠟像。蠟像館也特意辟出瞭一間展廳,專放置這樣的作品,並且加上瞭聲光音效,大力渲染恐怖的氛圍。這間展廳也被稱為鬼屋,成瞭整個蠟像館中最受歡迎的部分。

            來到蠟像館,羅雅蘭先脫掉瞭風衣,接著走進瞭自己的工作室。她的工作室是套著鬼屋的一個小套間,裡面有她所有的做蠟像的材料。

            她一進瞭屋,就忙活瞭起來。她取出黏土扔在瞭工作臺上,就開始用手揉搓起這團柔軟仿佛有生命力的黏土。可是,在她的心裡總是有點隱隱的不安,是因為早上姐夫志偉打來的那個電話。

            姐姐雅君與姐夫志偉的感情並不是很好,但是因為看在孩子的份上,他們一直沒離婚。其實姐夫志偉是個很不錯的男人,高大英俊,又體貼人,會做一手的好菜。可是他有他的致命傷,他不會掙錢。整天隻知道在書房裡敲電腦,寫幾本破小說。雖然有才氣,卻換不來姐姐想要的物質生活。

            姐夫看上去很怯弱,但是有的時候卻顯得很強悍。記得有一次,羅雅蘭去姐姐傢時,正好看到姐夫殺兔子做香辣兔。他沒有用菜刀殺,而隻是冷冷地看瞭一眼那隻待宰的兔子,然後舉起瞭一柄榔頭,面無表情地沖著兔子的腦門砸瞭下去。兔子哼都沒哼一聲就倒在瞭地上,腦漿四迸,眼珠爆裂。姐夫看到雅蘭在旁觀看時,露出瞭一絲尷尬的笑容,但是在眸子中,卻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殘忍與滿足。是的,是滿足!當姐夫看到兔子被砸死時,眸子裡顯現的是一種無與倫比的快感。

            當今天聽到姐姐雅君不知去瞭哪裡時,雅蘭就不禁想起那天姐夫的眼神,不由得打瞭個寒顫。她的心裡像有一團亂麻,在體內纏來繞去,不停地糾葛,令她無所適從。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不安什麼,但是,她隻知道,這不安一定和姐姐姐夫有關系。

            過瞭一會,羅雅蘭終於恢復瞭自己平靜,她低頭一看,不禁啞然失笑。在不經意中,她竟將黏土揉搓成瞭一個頭像,依稀中很面熟,是姐姐羅雅君的模樣。

            嗯,既然這樣,姐姐,我就為你也做個蠟像吧。好讓你每天上班都陪著我,嘻嘻!羅雅蘭一邊說著,一邊將厚厚的白石膏裹在瞭黏土模型上。

            她有些口渴,在她的工作室裡有一臺雪櫃,她想在裡面拿一瓶可樂來喝。可當她走到雪櫃旁時,才發現雪櫃被鎖上瞭。大概是館長於老太太鎖的吧,那個變態老太太總是擔心電費太高,不願意讓羅雅蘭使用這個雪櫃。她低頭看瞭一眼插頭,果然沒有插在插座上。她搖瞭搖頭,坐到瞭椅子上。

            羅雅蘭從坤包裡摸出瞭一根香煙,輕輕地點上。在裊裊煙霧中,她陷入瞭沉思。

            姐姐雅君很漂亮,長得也高,走在路上回頭率幾乎是百份之九十九。當初追她的人很多,可她偏偏選擇瞭那時小有名氣的詩人志偉,因為她也是個那時候所謂的文學青年。不過,文學始終不能當飯吃的,到瞭現在,姐姐開始後悔瞭,因為姐夫沒有為她帶來應有的物質享受。當初幾個比姐姐難看多瞭的女人,嫁到瞭好人傢,如今有車有房,還有菲傭,令姐姐嫉妒不小。姐姐雖然已經生瞭小孩,但是身材卻恢復得很好。她到瞭晚上就喜歡去舞廳玩玩,據說好幾次被人看到她和一個大腹便便的老頭相互依偎,難道昨天她失蹤一晚上是和那個老頭在一起?

            抽完瞭煙,雅蘭又在工作臺上忙碌瞭一會,她看瞭看剛才做的石膏模型,石膏已經凝固瞭。她用刀小心地將模型劃成瞭兩半取瞭下來,然後拼在瞭一起,隻要一會將燒好融化的蠟倒進模型中,姐姐雅君的蠟像就可以完美地做好。